千亿纾困基金到位 助力民营经济发展

色999日韩女友白拍偷拍 千亿纾困基金到位 助力民营经济发展

  纾困基金最早源于欧洲,是欧债危机期间欧盟联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设立的用于对希腊等陷入债务危机的欧元区国家进行救助的基金。

  纾困基金的成立背景

  纾困基金的设立有其特殊的市场背景与政策背景,就国内市场而言,目前大家所热议的纾困基金主要指针对民营企业的债务风险、高质押风险等问题而设立的专项投资载体。

  从市场背景角度来看,自2018年年初,A股市场一度出现大幅下跌,许多上市公司市值大幅缩水,股价承压,企业融资进入恶性循环,许多民营企业陷入经营困境。在A股上市公司中,90%以上存在大股东股票质押的情况,因此股价下跌带来的股票质押风险显露无遗。

  在政策层面,针对市场上流动性风险与股票质押风险的不断暴露,国家在2018年下半年进行了明确表态要救助民营经济。自2018年9月起,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和民营企业健康发展。2018年10月19日,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及“一行两会”高层相继发声,提出多项措施缓解企业融资困难问题;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提到“对有股权质押平仓风险的民营企业,有关方面和地方要抓紧研究采取特殊措施, 帮助企业渡过难关,避免发生企业所有权转移等问题”。

  在上述大背景下,陆续有地方政府、券商、险资、银行以及社会资金加入纾困大军。

  纾困基金的设立与运作模式

  纾困基金目前主要包括金融机构设立的资产管理产品以及非金融机构设立的私募投资基金两种形式。其中,以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形式设立的纾困基金主要为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和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专项产品两类。

  券商加入纾困大军,始于2018年10月底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召开的“证券行业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系列资产管理计划”发起人会议,会议上11家券商作为联合发起人就255亿元出资规模签署了发起人协议。随着首批11家券商纾困资管计划在2018年11月的陆续设立,支持民企发展的资管项目也开始逐步实施。

  就纾困基金的运作模式而言,主要包括债权型投资和股权型投资两大类。目前市场上纾困基金主要的债权型投资都是继续以股票质押的形式向被纾困对象提供新的融资支持, 以帮助他们赎回前期质押的股票,减少上市公司大股东因其短期流动性问题而出现违约的情况。以美尚生态为例,该上市公司之前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王迎燕于11月13日向广发证券的“证券行业支持民企发展系列之广发资管FOF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质押了1250万股,而此次质押所融得的资金正是用于回购王迎燕之前质押给广发证券的股份。

  至于股权型投资,目前主要包括:协议受让上市公司股份、认购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重组控股股东等模式。以券商中第一个成立的纾困计划“天风1号”为例,这个由天风证券有限公司和台州市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出资设立的纾困基金,在2018年底以7.32亿元对价从水晶光电控股股东星星集团有限公司手中接过水晶光电7300万股。而这7.32亿元的融资,主要用于帮助星星集团解除其前期的股票质押。通常来说,纾困基金的股权型投资是建立在上市公司股东明确的股权转让或减持意愿之上的,同时股权型投资也更看中上市公司的长期投资价值。

  纾困措施的初步成效

  2019年一季度,伴随着A股市场的明显反弹,深沪市场股票质押回购的整体履约保障水平也明显上升。来自深圳证券交易所综合研究所《2019年第一季度股票质押回购风险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股票质押回购存量合约的加权平均履约保障比例达到300%,较2018年底增幅近40%。其中,低于合约规定履约保障比例的质押市值为2231亿元,占质押股票总市值的8.9%,较2018年底下降6个百分点,因股价波动触发违约的情形明显减少。另外,一季度末深沪两市股票质押回购融资余额也较2018年底下降5.6%至11259亿元。整体质押比例大于50%的股票由2018年底的141只下降至128只。

  根据证券公司向深沪交易所报送的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各类主体投入的纾困资金合计约5000亿元。其中,地方政府成立纾困基金,宣告规模合计约2900亿元;46家证券公司设立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专项资管计划,出资规模651亿元;18家证券公司获得开展信用衍生品业务无异议函、通过交易所市场达成信用保护合约规模6亿元,撬动民营企业债务融资规模合计58亿元;9家保险公司设立专项产品,登记目标规模1060亿元;14家债券发行人发行专项纾困债,发行规模173亿元。已实施完成的纾困项目涉及148家上市公司,金额约584亿元,其中92.6%的公司市值低于200亿元,92%的纾困对象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83.8%的公司为民营企业,49.3%的公司2018年年报或业绩预告净利润同比增长。

  从长远来看,纾困基金虽能江湖救急,但能否彻底化解风险,还有待时间的检验。对于已拿到纾困资金的上市民企来说,在短期债务风险或质押风险得到缓解的同时,还需尽快改善企业自身的经营。而对于纾困大军本身而言, ,查看更多

达到当天最大量